街头小广告难治 武汉城管乔装购房者查源头

日期:2016-11-27 15:07:32编辑作者:申博打不开
“如果没有人乱贴小广告,我们就能腾出时间和精力,日常的清扫就能做得更好。”这是周重莉和同事们的心声。徐家棚街道城管中队队长王军介绍说,虽然中队今年没有开出罚单,但是在日常管理中,城管执法队员一刻没有放松。据统计,每天上午9点30分至11点30分,下午4点30分至6点30分,是张贴小广告的高峰时段。城管会在这段时间加强巡查,制止张贴小广告的违规行为。

  城管部门还尝试通过电话追溯源头,从源头上堵住小广告。不过,徐东大街上的小广告有区域特点。今年9月9日,徐家棚街城管查获了因张贴小广告被教育多次的周某。周某说,他于2012年开始做二房东,目前手中有徐东商圈及周边房源50套。他将房子分隔出租。为了招徕租房者,他雇了两人张贴小广告,有时自己也亲自上阵。

  “这一带租房市场竞争很激烈,别的中介公司和二房东都在贴,我不贴做不了生意。”周某称,徐东特殊的商业地段,决定了此处多数小广告都是个人张贴。无办公地址,只有一个电话,给开罚单带来了难度。

  读者建议治癣得疏堵结合

  “经常有居民把钥匙锁在家里,这时开锁电话就有用。下水道不通,清理管道的电话这时候就管用。”不少居民说,小广告屡治不灭,全因其有市场需求。

  多名读者给“零罚单”困局开出了药方:集中歼灭、特别行动、有序管理、及时曝光。

  “徐家棚街道城管部门集中清理牛皮癣,总结牛皮癣张贴时间,本身已经遏制其泛滥。”在社区工作的读者王新华建议,下一步,应由城管部门牵头,联手公安、工商等部门,加大对“贴癣者”的打击力度,要加大罚单力度,要让这些人明白徐东大街非法外之地。

  “社区可以设置便民广告牌,集中张贴开锁、疏通管道、房屋租赁等小广告。”王新华说,对小广告要疏堵结合,对那些不在指定地点张贴的小广告,可以在网络、社区中曝光。

  重罚模式有望在全市推广

  “零罚单”困局到底怎么破?武汉市城管委负责人说,目前他们正在调研“汉正街模式”,希望将“严管重罚”作为破解的钥匙。

  汉正街城管所管辖范围达1.57平方公里,外来经商人口近20万人。大小规模商户1.6万户,其中,临街巷店铺约为8500家。旺季时,市场内日人流量高达百万,是小广告的重灾区。

  2009年8月23日,汉正街大夹街,一张办证刻章的名片式小广告,被贴到一辆白色警车车头,有人戏称“民警为小广告代言”。2013年03月,汉正街辖区22个社区有宽带、搬家、借贷、疏通、开锁等20多家单位张贴的小广告达120万张(次)。

  2013年3月20日,汉正街城管执法中队针对一家网络公司四处违规张贴广告上千张的情况,上门核实后,对该公司开出顶格罚单——3万元,这是我市城管部门对小广告开出的最大金额罚单。从此,该公司再也不敢去汉正街辖区内乱贴小广告了,汉正街开启了严管重罚模式。

  据统计,对乱贴小广告的行为,汉正街城管中队2013年开出682张罚单,罚款10.5万元;2014年开出418张罚单,罚款6.7万元;2015年开出320张罚单,罚款2.6万元;2016年截至目前开出180张罚单,罚款2万多元。

  依法办事、依规处罚,让乱贴小广告者承担违法成本,自吞苦果,在乱贴小广告的人那里从此有了“莫到汉正街贴,他们会找上门!”的说法。

  城管乔装购房者查小广告

  “表面上看,罚单数、罚款额双下降是管理弱化。实际上,恰恰相反,双下降说明严管重罚产生的威慑增强。”硚口区汉正街办事处副主任佟玉方说,“前期被‘严管重罚’,后期就不敢在汉正街‘率性而为’。”

  如何破解零罚单困局,佟玉方的“药方”有16个字:详实取证、追逮源头、耐心劝学、处罚到位。

  2016年11月14日,汉口后湖某楼盘售楼人员雇人四处张贴楼盘小广告,其中一人在汉正街沿街张贴小广告500余张。

  广告上只有电话,没有楼盘名称和营销中心地址。汉正街城管执法人员按照小广告上电话拨打,以购房者的身份,希望看看楼盘。对方十分警惕,要求加微信联系。

  经过一天多的联系,双方约定在售楼部见面。见面后,城管和街道工作人员亮明身份,查实该售楼人员为张贴小广告的推手,要求售楼人员学习《武汉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处罚金1万元。

  佟玉方认为,要拿出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治理小广告。今年以来,他们打了5000多个电话,上门100多次。

  “5000多个电话,上门100多次的人力时间成本巨大,该如何坚持?”“相较于以往,执法成本已经大幅下降,随着威慑力的增强,预计成本还要减少。”但佟玉方心里也明白,一些小公司、甚至黑公司,他们从事非法生意,警惕性更强,寻找起来会愈发困难,如何让严管重罚有长效机制,这也是今后的工作重点。

  专家建议“拉黑”制癣者

  在武汉大学尚重生教授看来,乱贴小广告屡禁不绝主要是成本低。贴“癣”者与城市管理者“打游击”、绕圈子,制“癣”者往往躲在背后。要想让小广告销声匿迹,着力点还是要提高违法成本。

  短期上看,汉正街模式可以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城市管理部门抱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念,去对待每天的小广告治理工作。放眼长远,政府部门以智慧城市为契机,利用互联网技术,建立实名制管理制度。

  建立全市共管的网络平台,各部门拥有权属查看信息。城管执法部门可以将小广告上的手机号记下,通过电话号码的实名制认证,锁定小广告的幕后老板。对不配合者,记录次数,适时纳入失信人黑名单。

  “这好比车辆年审,平日违章不处理,车辆将无法通过年审,没有路权。个人或者公司一旦进入失信人黑名单,个人征信受到影响,企业无法年审等。”尚重生说,进入黑名单者接受处罚后可以从黑名单中移除,避免一阵风式的联合行动。

  湖北尊而光律师事务所的何龙律师认为,随意张贴小广告,除了开罚单,还应该丰富城管执法者的强制手段,例如可以让张贴小广告者以参加社区服务的方式接受教育。

  “允许城管执法人员在查处‘贴癣者’时查看身份信息,对‘贴癣者’‘制癣者’可以处以每张贴小广告一次,社区服务8小时的惩戒。”何龙建议。

  昨天,武昌徐东大街,环卫工周重莉和她的同事们像往常一样清扫路面。昨天,本报以《城管今年未能开出一张罚单》为题,报道了徐家棚街城管部门面对徐东大街的“牛皮癣”拉锯战,因诸多原因陷入“零罚单”的困局。“报纸登了,这里的小广告少多了。”暖阳下,她的工作重点不再是随时留意变电箱、电线杆及站牌上的小广告,而是一心一意清扫地面,清理犄角旮旯的部位,让路面更整洁。

相关文章

杭州歌迷斥巨资买下广场屏幕广告位 庆张惠妹出道20年

昨天,你经过武林广场时,有没有看到一直在循环播放的张惠妹?  记者了解到,今年是张惠妹出道20年,所以,有杭州歌迷斥巨资买下杭州武林 ..

发布日期:2016-11-18 详细>>

房地产广告怎一个“最”字了得

房地产广告大多毁在了最字上,而医疗广告的问题则以虚假广告为主。昨天,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发布今年第2期虚假违法广告公告。比如,绿地控股 ..

发布日期:2016-12-08 详细>>

开锁小广告安全吗?所谓“公安备案”并不靠谱

 开锁公安备案、安全放心开锁……如今不少小区楼道、房门上常见开锁小广告上打着公安备案的旗号,有的随叫随到也不用出示任何证明,见钱就 ..

发布日期:2016-10-05 详细>>

深圳“6平米售卖88万元”公寓项目广告违法被罚60万元

从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了解到,近期引起社会关注的深圳市南山区6平米售卖88万元的侨城尚寓项目,经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南山局调查 ..

发布日期:2016-10-30 详细>>

省时又讨好的众包广告,到了国内却没有了发展的基础

最近,一个名为《妈妈的菜谱》的短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这个视频讲述了一个母子之间温情的故事,虽然情节并没有多少出奇之处,但细腻的情 ..

发布日期:2016-09-10 详细>>